图片
自定内容

设为首页 |  联系我们

当前日期时间
内容搜索
图片
文章正文
胡月义:故乡的路
作者:    发布于:2018-05-09 09:19:1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霏霏细雨中,清明时节的哀思,又把我带到了故乡的怀抱。在汽车驶近故乡的时候,我特意走下车,极目远眺,一条坦荡如砥的柏油马路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不知不觉中,思绪跟着车轮和柏油马路延伸到岁月深处,打开了我潮湿而温暖的记忆。

记忆中的故乡是典型的穷乡僻壤。由于当时交通条件极差,与外界几近隔绝,一条蜿蜒而去的洗马河,叮叮咚咚讲述着歌谣般美丽的故事,充实了我童年苦涩的快乐,也承载着我稚嫩的梦想。那些年,乡亲们步行赶集的时候,都是沿着洗马河曲曲折折、高高低低的河岸,徒步三个多小时,才可以到达陇上旱码头——陇西县文峰镇。再花上同样多的时间,才能把用农产品换来的日用品带回家。乡亲们往往是披着满身的月光出门,又顶着满天的星辉回家。艰辛不言而喻,因为那是通往外界的唯一通道。那时候几乎还没有什么可以代步的工具,只有极少数生活条件好点的人家,才能买得起足以闪亮众人眼球的“飞鸽”牌自行车,自行车在当时也算是“现代化”的交通工具了。虽然自行车已经很方便了,但在故乡,骑自行车外出时,一会儿是人骑车,颠簸在遍布鹅卵石的河床上,一会儿是车骑人,遇到河水拦住去路或上坡路时,就只好小心翼翼地把自行车扛在肩上。虽然比步行快,但一路折腾到家时,早已汗流浃背、气喘吁吁,浑身如散架了一般。

隆冬时节,父亲趁着农闲拉着一架子车大蒜或大麻上街去卖,总是天不亮就动身,让我和姐姐帮他扶上一程,再让我们去上学。不知虚实的车轮总是不听使唤,时不时会陷进冰窟里。父亲的双手时常被那坚硬的冰碴硌裂,让我至今心痛不已。1983年我小学毕业时,父亲破天荒给我三块钱。我沿着父辈们重复走过不知多少遍的那条老路,到街上给同学们买回了炫目的纪念品。虽因磨破了母亲做的“千层底”布鞋而受到严厉苛责,但同学们灿烂的笑脸一直绽放在我的心灵深处,温暖着我的人生,给我鼓舞和力量。

八十年代中期,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响应党和政府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的伟大号召,一条由县乡公路管理站承建并管护的乡村公路应运而生,呈现在了乡亲们眼前。这是一条标准的二车道砂石路,曾一度极大改善了乡亲们的出行条件。九十年代初,我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教书,仍然走的是那条砂石路,但由于雨水冲刷、车辆碾压、管护跟不上,路面已经变得坑坑洼洼、凹凸不平,还散落着不少拳头大的石块。在这样的路上行走,不但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时常还要提防石块碰到脚趾头或者栽跟头,让过往的行人哭笑不得。当时我班上的一个学生,在放学骑车回家的路上,从自行车上撞摔下来,碰飞了一颗门牙,留下一道豁牙。

记忆中,那条永远不知疲倦的洗马河像一条装订线,把两岸的烟柳人家像书页一般牢牢装订。百来户人家依山而居,隔河相望,过着平淡的生活。由于家在山脚住,地在山上种,所以曲折延绵的盘山道上,就洒下了乡亲们无数的汗水辛劳、酸甜苦辣。由于道路狭窄而陡峭,种庄稼几乎全靠肩挑驴驮。一年下来,不知要渗出多少层汗渍、脱掉多少层皮、换过多少次痂、磨破多少双鞋。偶有胆大使用架子车的,下山时不知要捏出多少把冷汗!长我三岁的一位兄弟就是因为往山下拉运胡麻,连车带人坠下悬崖。从此,他机灵的样子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,痛在故乡的岁月深处……

嘀——嘀——嘀!一辆小汽车在我身旁停下来,打断了我的思绪。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从车窗里探出头来,热情地跟我打招呼,满脸的自豪和幸福。

祭祀完毕,天已放晴。登高远眺,心潮澎湃。山上,玉带萦纡,新修的水泥路泛着青光,蚰蜒一般盘旋着攀上山顶,给沧桑的大山系上一条漂亮的饰带。山下,周道如砥,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从北向南穿村而过,农用三轮车、卡车、小汽车、客车,川流不息,欢快鸣号。田野里,三轮车忙忙碌碌,送粪的、拉运化肥的、拉着农具种籽去春播的。记忆中的一条条羊肠小道不见了,变成了四通八达的宽阔道路。

故乡的路很长,它连接着故乡的昨天、今天,见证着故乡发展变化的沧桑;故乡的路很远,它维系着故乡的今天、明天,承载着故乡人的梦想;故乡的路很远,它牵连着游子们漂泊的乡愁,世世代代在心灵深处把故乡守望。

图片
脚注信息
主办单位:定西市交通运输局  备案号:陇ICP备15002120号
承办单位:甘肃移动集团有限公司   投稿邮箱:dxjt6873@163.com 

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79号

 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或以上